-->
  • 9块9包邮商品
  • 广告合作
  • 申请收录

NO.1221 四个字能藏下多少小心思?_《罗辑思维》第七季

时间:2020-10-17 06:34 点击:次 编辑:易得到导航网

   趣味知识



你好,这里是罗胖精选。

今天推荐给你的是得到App课程《熊逸讲透资治通鉴》。

熊逸老师逐句逐段串讲《资治通鉴》,现在已经进行到第2卷,也就是周纪二了。一个重要的人物,秦孝公出场了。商鞅变法的历史大戏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
《资治通鉴》讲到秦孝公的时候,用了四个字:“布德修政”。这四个字里究竟是什么意思?里面藏了司马光的多少小心思?接下来,就让我们一起听听熊逸老师是怎么说的。

上一讲谈到,《资治通鉴》记载秦孝公继位时候的国际局势和秦国的国际地位,整段内容都是从《史记》抄过来的,唯独在谈到秦孝公憋着一口气,想要发愤图强的时候,司马光忽然抛开了《史记》,给出了“布德修政”4个字的概括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1.“布德修政”的疑点

我们先看一下《史记》的版本,原文是:“孝公于是布惠,振孤寡,招战士,明功赏。”一共4项国策,绝不是“布德修政”4个字所能概括的。

所谓“布惠”,意思是广布恩惠,给人民各种好处。“振孤寡”,是说救济那些无依无靠的人。

这两点为的是凝聚人心,斩获更高的支持率,接下来的两项才是重点:先是扩军,但军队不仅要人多,更要有战斗力,战斗力从何而来,要从“明功赏”而来,有功必赏,功劳的大小和赏赐的轻重必须有明确、合理的对应关系。(《史记·秦本纪》)

《史记》的版本,描绘了一个积极变革,意在富国强兵的秦孝公,并且让我们看到,在商鞅变法之前,秦孝公已经在努力改变秦国了,而《资治通鉴》的版本,用“布德修政”4个字把秦孝公的具体做法做了模糊处理。

好像秦孝公在搞的无非还是儒家德政的那一套,只因为心里这口气憋得太委屈,这才在不久之后让商鞅钻了空子,被商鞅把原本好好的一个“布德修政”的秦国打造成了法家风范的冷酷秦国。

这种小改动的背后,隐约可以看出司马光的现实考虑:当时王安石变法轰轰烈烈,王安石不但高度推崇商鞅,而且自比于商鞅,那么相应地,既然王安石是新时代的商鞅,宋神宗就该是新时代的秦孝公了。

偏巧秦孝公和宋神宗的相似点真的很多,就连继位的年纪都相仿:秦孝公21岁继位,宋神宗20岁继位,都属于刚刚成年;秦孝公想着当代史上的屈辱,尤其是魏国和楚国没少欺负秦国,所以心里憋着气,宋神宗同样想着当代史上辽国和西夏没少欺负宋朝,心里也憋着气。

那么问题来了:商鞅变法到底是好是坏,在宋朝人的主流意见里,显然是坏的,虽然能见一时之效,但就像胡庸医滥用虎狼药一样,贻害无穷。

后来秦朝短短两代就亡国,商鞅要算罪魁祸首。既然商鞅是亡国的罪魁祸首,那么任用商鞅的秦孝公又算什么呢?

这个问题的现实版是:如果王安石是罪魁祸首的话,宋神宗又算什么呢?谁都懂得以史为鉴,骂商鞅就是骂王安石,那么可想而知,骂秦孝公也就等于骂宋神宗了。

在历史问题上,秦孝公和商鞅配成了一套,谁也没法单独择出来;在现实问题上,宋神宗和王安石配成了一套,但大家只能攻击王安石,不能对宋神宗失礼。

如果秦孝公在遇到商鞅以前只是“布德修政”的话,当然完美无瑕,他犯的错只是富国强兵的意愿太强,以至于被阴险狡诈的商鞅利用而已。坏人是商鞅,不是秦孝公。

司马光还编过一部简明版的历史读本,叫作《稽古录》,前半部分从远古写到周威烈王二十二年,结尾刚好可以接上《资治通鉴》的开头,这部分是司马光的亲笔,后半部分是《资治通鉴》的浓缩版,这部分很可能是黄庭坚代写的。

就在《稽古录》的后半部分里,提到秦孝公继位的时候,措辞是“孝公乃发愤修政,欲兴穆公之业”,对《资治通鉴》那句“布德修政”的原文只保留了后半段的“修政”,删掉了前半段的“布德”。(《稽古录》第11卷)

黄庭坚作为当时顶尖的学者,一个以博学见长的人,大概也觉得说秦孝公“布德”实在有点亏心吧。

但秦孝公的“发愤”是毋庸置疑的,因为发愤,所以图强,这一点和宋神宗并无二致。人被轻视,被欺负,心里自然会有不平之气,这股气到底是发出来还是憋回去,不同的选择造就了不同的人生。

发出来的话,当然也存在不同的发泄渠道:多数人会选择侧面发泄,这就是韩愈的名言所谓“物不得其平则鸣”,于是音乐也好,诗歌也好,都是很好的侧面发泄渠道。

但秦孝公毕竟是一国之君,手里有的是资源可以利用,宁愿努一努力,选择正面发泄,和轻视并且欺负自己的诸侯硬杠。



文章来源--《得到》  

备注:未经同意,文章不得转载,否则以侵权处理,感谢谅解!

相关文章

教程

活动

卡盟

工具

抽奖

每日抽奖